一条水渠波浪宽

水到渠成。

我觉得,这个写盾冬好像很合适...!

有时间放松的话会写点雷安和布袋戏相关。
雷点是mxtx的一切。天官赐福是霹雳布袋戏的一首歌,身在无间的下一句话是心在凡海,是蝴蝶君不是花怜。

是我收集的她的台词..。
我爱她

这个梗是真的蛮有意思的哈哈哈。可惜我不会画画,只能意思意思p几个字啦。

【德哈】救世主的那封信

只是一个无脑甜饼,救世主口述校园爱情,嘿嘿。
噼里啪啦一通,敲得很开心。!

——

马尔福先生收养的孩子带了另一个孩子回到庄园,所以他被丢出去,即使救世主说话也不好使。救世主没法子,铺开羊皮纸写信,偶尔和马尔福商量,好像回到了在霍格沃茨写魔药论文的日子。

“很抱歉在这种时候拒绝接待你和你的伴侣,我的孩子,你现在把马尔福庄园上下打了个措手不及。”
你长大了。你有了一个同样年轻健康的伴侣,始料未及地,是个男孩,和你一样地。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被我和你父亲影响,也许有,也许这就是命。德拉科很后悔收养你,那种懊丧的程度超过了当年被卷进食死徒的事情。我们感到难过,难过你正步上你两个父亲的后尘,难过你未来艰难的路。
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天知道会有多少人谩骂你。我是你的父亲,我只希望你勇敢地面对爱情,又希望你永远不会面对它们;我希望你拥有爱,又不希望你为了爱情轰轰烈烈,就像我们,你的两个父亲。

我在矛盾中间提笔,最后也只能向你琐碎地说说过去的事情。

我很少向你提起我和德拉科的事,在你的眼里,我和你父亲似乎只是稍有威望的老巫师先生。但是事实上,德拉科是赫赫有名的斯莱特林王子,马尔福纯血贵族,我从小就是英雄,打败了你童话故事里的伏地魔先生。
我和德拉科也相识在摩金夫人的店里,就是你一开始裁校服的那个地方。十一岁,都是矮矮的个子,他还比我高半个头,浑身贵族做派,第一次见就滔滔不绝地向我炫耀他的家世。等到下了霍格沃茨特快,他向我伸出手,带着一双稚嫩、恣肆的眼:偶尔我从你那儿也能看到这种神情。
但是当年我拒绝了他的示好,没错,不要惊讶,就是这么拧。我和他不是细水长流的小夫妻,也不是一见钟情的天作之合:事实上,感情都是吵出来的,即使在你面前我们一向规矩。格兰杰曾经评价过我们俩,她说哈利波特和德拉科之间,没有什么事是一顿对骂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起来。

我在一年级就敢于和斯莱特林贵族阶级硬碰硬,我真想为自己叫好,并不为这件事感到后悔。有了第一次拒绝才有之后的更多次,我和他永远能把很小的矛盾激化,然后引发大型的学院战争。飞行课我和他比谁飞得快,一起摔在地上,然后扔掉魔法杖扭打在一起;魔药课我被斯内普罚两倍作业,他偷偷地笑,下课我就给他来了一拳。
……
这种事情多得实在不稀奇。

事实上没人知道我和德拉科是怎么相爱的,连互相说“喜欢”的前一天,我们还在打架,并因为矛盾不能调和被邓布利多罚站:强制手拉手那种。好多人都来围观。
我俩都晕晕乎乎的,他给我嘴角上打了一拳,我把他眼尾揍得发青。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争辩的事儿,但是就是吵了,不可开交,一直吵一直打,互相甩咒,肢体碰撞搂抱。马尔福说,“真没想到你嘴唇还挺软的,波特。”
于是我说,“谢谢你,你太阳穴不软,但是睫毛挺密的。”

我俩都是没谈过恋爱的小年轻,感情这玩意,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只是嘴硬,对咬,偏要把爱情解释成敌情:和他拉手的时候明明很惊喜,打他的时候明明在责怪自己下手太重。
可是那年代,那岁数,我们都没爱过人,都很笨,心里藏不住事儿,是巫师中的青年人。我俩手心紧张出薄薄的汗,嘴里还要吵,吵着吵着就底气不足,变成沉默的调情。我忍不住偷偷看他,他在那一刻也正看着我,眨着眼睛,脸上的红已经蔓延到耳根。
强弩之末的德拉科还偏要带着掩饰性质的嘲讽说哈利波特脸红。

那天星星很漂亮,我没睡着。第二天魔药课又来了一只鹤,和以前长得别无二致,可是这次的内容是用花体英语写的整整一封肉麻的情信。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给我写这样的信,出人意料又自然合理。王子先松口,我自然再也不能骗自己:我在少人的天文台和他约见,问他眼睛疼不疼:他不说话,我只好和他嘴唇相碰。

我们吻得一发不可收拾,从黄昏一直拥抱到天上升起星星。
德拉科开始在魔药课辅导我的药剂。写论文作业,他坐在我旁边一起,偶尔拿魔咒改一些我写的别字。
我会在图书馆角落靠着德拉科的肩膀,偶尔抬头和他说说话,看他软化下来的眉梢眼角,满含着糖浆一样的情谊。就是这种典型的你口中枯燥的老一辈爱情:很快我们就到了六年级。
我向你提六年级,是因为六年级是个很微妙的年纪,它刻骨铭心。在德拉科和我的年代,六年级的纯血已经可以订婚。
我们开始很乐观,后来悲观,再后来绝望,最后发疯,疯过以后,雨过天没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没人逃得出去。
我们先去给我父母的亡命处送了花,鞠躬敬礼。德拉科拉着我,我带好一颗充分准备的心。
我们跪在马尔福庄园门口,几天几夜地跪,不管雨雪。老马尔福勃然大怒,打了一顿就没出来过,嫌我们丢丑:外头的媒体铺天盖地,全是中伤感情的文字,骂我俩恶心。
纳西莎几天下来已经不成人样,哭着抱住她儿子,眼睛通红,痛心又怜惜:这可怜的母亲简直疯了。她一会儿说原谅了德拉科,因为德拉科是她亲生的孩子;一会又哆哆嗦嗦地看我,眼泪汹涌地问,你对我儿子下了什么迷情剂?啊?马尔福那样的小少爷,怎么会那么死心塌地的?说话!

我没有回答她,她的哭声把我拷问得羞愧难当,我已经没法儿回答她的问题。她握住儿子的手,抽抽噎噎的:
“德拉科,好孩子,真的不会考虑别人了吗?不喜欢格林格拉斯,还有帕金森……”

那母亲几天间暴瘦许多,德拉科看起来也不好受。我本来以为我能接受任何事,但是这位贵妇人哭得歇斯底里时,我竟然也开始恻隐。
但是我们最后没有妥协。
德拉科摇摇头,握住我的手,强颜欢笑,说“好歹波特也是纯血世家,母亲”。他垂下高贵的头,我们一起对他佝偻的妈妈重复那些准备好的“对不起”,纳西莎心碎地哭了。

我至今仍然记得纳西莎绝望的眼神,看着一个贵族小姐的失礼态度。卢修斯的猫头鹰递给我们一张纸,大意就是“滚,马尔福家不认你,快滚”。

格林格拉斯家和马尔福的订婚晚宴被强行取消,帕金森小姐不被允许和我们接触,韦斯莱父母隔绝了我和罗恩。我和德拉科在公众面前接受那些刻薄的拷打,他这样生性倨傲的贵族,第一次顶着巨大的恶意,微抬着下巴微笑着看他眼里的“泥巴种”们。

“感谢各位的祝福,我们会在一起。”
说的全是假话,根本没人祝福了我们。

可是他一场新闻拜访下来说了几千遍谢谢。我也在说,我们不停地在刺骨的人情中说着“我爱你”和“谢谢你”。

一个男性可以有多可靠?
那天我真正地认识了你父亲。

我们在冰冷的指指点点中手牵着手,虽然恶意满满,但是因为相爱,我们敢于十指相扣着走进蜂蜜公爵。也有些小姑娘给我们寄信,表示敬佩和支持,但是更多的吼叫信堆了满桌子。

我们在人情冷漠中夹缝生存,从敌人到爱人,从来都互相依偎。你父亲是个冷静、睿智的人,一个真的斯莱特林;我是个鲁莽的人。但是在他怀里,我能真心地感到宁静。

我和你父亲马尔福,从黑到白,从浅到深,从嬉笑怒骂到伉俪情深,从学生到英雄。
我们从全世界的谩骂,等到了罗恩、赫敏信里的理解,再到马尔福家接受这个事实。
卢修斯把自己关在屋里,纳西莎带泪含笑,推开庄园门,叫了我一声“哈利”。

……
这一切都恍若隔世,回想起来仍然触目惊心。
我居然已经和你父亲结婚这么久了,久得巫师们已经默认了魔法部高层有这样一对强硬的同性夫妻:我们用几年的名誉扫地换来了正大光明。在琐碎的黑暗中间,德拉科没有松开我,我也没有松开他:谁也想不到,我们有了今天,又看到了这样的你。我的孩子,正是因为有这样血铸的爱情,我们才更担心你经历同样的挣扎,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真爱,大多数人仍然悔恨终生。

你父亲现在正在我身后的床榻睡着,偶尔看看我的信,给我一点点建议,口是心非,有点可爱。
我不知道你的那个伴侣是否做好了和你抵抗世界的准备,更不知道你心里是否有对世界的规划。我担心你不能承受那样的痛苦,我们担心你会被嘲笑,被搬弄是非……

你不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孩子,我们担心你。

照理,你体内没有马尔福的血,更没有波特的,但你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有权用最真诚的爱给你指引。

如果你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带着你的爱情,向我和你父亲证明。孩子,如果你已经足够强大,去承受一切蜚语流言,马尔福庄园会是你永远的后盾。

爱你的 哈利

—。
哈利波特把信封交给猫头鹰,回到马尔福庄园的寝房去。德拉科还在装睡,金灿灿的发顶被月光镀上柔柔的颜色,眼下有点疲惫。
“孩子们会明白的,不要担心,他是你教出来的孩子。”
“也是你教的。”马尔福把他搂过来拥抱,半梦半醒地叹气:“马尔福教不出教魔药不及格的孩子…。”
他们相拥而眠,哈利半哄着他,好好好,我教的,毕竟我从小魔药就不好:话茬接得很惬意。
他顺遂心愿同德拉科交换一个湿润的吻,不再管其他年轻人之间的心事。

跟风改个表情包,这个梗最近非常火了┌(┌ 、ン、)┐。

【德哈】蛇狮恋爱报告

“你们霍格沃茨的巫师看问题都这么傻的吗?”

无脑甜饼,无意义,ooc算我的↑。
欢迎食用;-)

韦斯莱双胞胎兄弟做公开了一个大胆的设问,这两个赌徒公布的内容几乎引起了所有巫师的兴趣:蛇院和狮院能不能谈恋爱?马尔福能不能和波特在一起?预言家日报大字黑体加粗,学校里人人议论纷纷。
一些女孩们觉得狮子们和蛇也许是很奇妙的组合,但是另一些姑娘和许多男孩认为,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可能。家养小精灵们窸窸窣窣,其中一个大着胆子走到镜头前,其他精灵在后面附和她:
“我是霍格沃茨的小精灵黛比,我真难相信这个问题。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怎么会谈起恋爱呢?马尔福总是捉弄他。”

“即使每次马尔福都付我们金加隆,叫我们替波特干活,但是当众扣分对波特是多么大的伤害。”——大家都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记者随便拦截了一位赫奇帕奇过路学生,她有些腼腆地承认了这些话。

“是的,每次路过都能发现他被欺负,”这位长了雀斑的女巫很害羞,“真的很可怜,只要是他们一起上魔药课,波特先生的坩埚一定会炸。”过路的格兰芬多也表示了赞同:
“诚实的赫奇帕奇,我完全同意琼斯小姐的看法,——我们这样的格兰芬多知道得不能更清楚了!一定是马尔福那个混蛋在欺负他。”
“哈利绝不会每次都做坏魔药的,他可是黄金男孩呢,除非马尔福从中作梗,他这个混账叫哈利不能集中注意做实验:唉,我们可怜的哈利!”
格兰芬多男孩们说着暴躁地拍了拍大腿,捶胸顿足,最后的脸部特写仿佛在说“没错一定是这样”。

哈利的好朋友罗恩韦斯莱刚从飞天扫帚上爬下来,问题都没有听完,他的满头红毛简直要炸开:“哈利和马尔福?怎么可能!哈利每天都在受他的荼毒!”
韦斯莱侃侃而谈,状态非常偏激,“哈利连我妹妹都看不上!那种人?怎么可能!你知道马尔福每天都要找他的事:上次他还当众对哈利吹口哨说他‘漂亮’呢!这对一个男孩是多么大的侮辱啊——哈利一直低着头,耳朵尖都红了,一看就很生气。要不是我和赫敏的保护,……哎呀!敏!为什么掐我!…”

我们能看到一个蓬蓬头女孩的拉扯着韦斯莱离开了采访现场,那女孩甚至不愿意在镜头前露个脸。
镜头只好对准了旁边的高尔和克拉布。

“德拉科和疤头吗?不可能,不可能!”高尔完全不带斯莱特林特质地大笑起来,“那个傻疤头。德拉科都快恨死他了,做梦的时候都在喊他的名字呢。德拉科最讨厌他。”
“是的,当然,我也觉得。”克拉布见状也挠挠头,“魁地奇比赛的时候哈利还总和德拉科肢体接触…德拉科回来说了好久,脸都气红了,眼睛直发光。”两个人对视一眼,声如洪钟,异口同声:“一定是哈利波特嫉妒他高超的魁地奇技术,所以才这样做的!完全是出于嫉妒!”

“我也觉得是嫉妒,是有这么一回事。哈利波特还放小虫子咬德拉科。德拉科真的很惨!有一段时间脖子上全是小红点儿,我们斯莱特林都很心疼他,(背景里罗恩忽然出现:不!哈利身上也有,一定是你们那个马尔福传染他),啧,都是波特害的。”扎比尼先生放下了记者之前对高尔他们的采访记录,我们可以看到他扼腕叹息。“哈利波特和我们德拉科不对付,我要强调,马尔福人很好,是一个英俊优秀的斯莱特林级长!他——啊啊啊啊!”
扎比尼没有说完,潘西小姐的魔杖架在他的脖子上拖走了他,和之前我们看到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赫敏小姐一样,女王风范,并露出了看待智障一般的微笑。但正义的扎比尼宁死不屈——他一边哀嚎一边大喊大叫,我们感谢他为马尔福两肋插刀的举动,他的离开让现场热血沸腾。

霍格沃茨的男男女女各自交换意见:你知道,马尔福做了一个徽章嘲笑波特,马尔福发纸鹤讽刺他。波特看了因为他火气上头,话都说不出来,指着马尔福,身体直发抖。
马尔福还在哈利的必经之路围追堵截,为了笑话他。马尔福心肠像蛇蝎一样歹毒。
——这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能这样做,唉,怎么会在一起呢?

可说不定呢?一定是因为波特做了不好的事情才让一个气度不凡的马尔福记恨在心,以至于时刻不忘,念念有声。马尔福平时最讨厌麻瓜!哈利波特和麻瓜巫师走得那么近,他们不会在一起。

格兰芬多们大声咆哮控诉,斯内普教授的课上,马尔福总调换哈利药材,还抱住他,一定是为了控制哈利,不让他做完药剂。
斯莱特林们吐着毒信子不甘示弱,我亲眼看见哈利波特咬了德拉科!很深的一大口,是你们狮院先对不起我们的——两方僵持,各自不肯示弱。
恋爱报告记录变成了撕逼大会,事实就是蛇狮德哈都最喜欢怼嘴炮,霍格沃茨乱成一锅粥:这大概就是大家都没有意识到的表达爱情的方式——
呃——

可是哈利波特呢?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他们在哪里呢?

在斯莱特林凉爽的寝室里,哈利波特和他“绝不可能谈恋爱”的恋爱对象抱在一起,乱糟糟的黑发蹭在那男人紧实的胸口上,绿眼睛深如潭水,眼尾湿漉漉。
他整个人缩在他的“死敌”怀里,手里握着那份变成控诉报告的恋爱报告记录。德拉科低下头又和他交换了一个吻,津液纠缠,血脉融合。
“德拉科——唔。德拉科,他们说的没错…。你就是欺负我。这是第几次啦?你不累,我累,我要歇。”
他在欺负你呀?你要睡觉吗?
那你怎么在笑呢?你也没有闭眼睛呀!

————————

预言家日报:霍格沃茨巫师情商水准堪忧,高分低能是否让我们的孩子失去判断力?
扎比尼:是太相信马尔福的鬼话让我们大家失去判断力,谢谢。

韦斯莱兄弟:我们这个问题要回答什么真的很不明显吗?

【德哈】风流

破车,一趟破车,全文破车。ooc算我的↑
名字随便起的,就想爆肝吃肉。

走外链: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6195382764386
评论里还有一个链↑

哈利在舞会的后一天顺理成章地逃了全天的课,罪犯是德拉科。

【DH/VH】个人文章归档

码一下太太的粮食!可以说是超级棒的粮了…!

9¾:

〖写在前面〗


↓↓↓↓↓↓


1.站内转载除目录外禁止,发现后拉黑


2.站外转载请私信我要授权


3.除特殊标注以外皆为1v1,不存在大三角或暧昧向


4.多多评论,多多评论,谢谢谢谢


↑↑↑↑↑↑




【德哈长篇连载】


*《死亡尽头》


>>哈利在四年级的暑假遇见了一个人,他告诉他:不要对德拉科·马尔福产生任何好感。


原著向HE/已完结/68w↑↓


目录  晋江  贴吧


自绘插图  1




【德哈中短篇连载】


*《深度缺陷》


>>简单说就是我的舍友爱上我(不是


一些脑洞集合/无脑甜文/无魔法大学AU


/迎新篇/  a1  a2


/上课篇/  游泳课b1




*《七日之失》


>>战争结束了,哈利打败了伏地魔,却因此患了一种病症:他的记忆只能保持一天。


不要相信任何人paro/战后/原著向HE/8w↑↓/已完结


/Part 1:七日之失/  01  02  03  04  05  06  07


/Part 2:坚冰/  08  09  10  11  12  13  14


/Part 3:最后一块拼图/  15(终章)




*《霍乱时期的爱情》


>>爱德华有一天忽然被邀请去参加了一个晚会,晚会上一幅肖像告诉了他一个无人知晓的故事。


战后/原著向/有私设


01 大庄园的晚宴/02 肖像的话




*《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


>>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5w↑↓/已完结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终章)  彩蛋




【德哈短篇(一发完)】


*《偏轨》


>>一个关于星座和银河的故事。


 




【伏哈长篇连载】


*《塑魂》


>>哈利捡到了卢修斯落下的日记本。


双结局/原著向/已完结/42w↑↓


目录  晋江








 【其他tag使用指南】


目录→[光与热发电所]


听歌→[灯哥的酒吧]